Article page

by
  • 留言:0
  • Trackback:0

苦思許久(何)
自己應該真的沒有一場出兩本新刊過吧(欸)
總之,血淚交織(啥)的在暑假拼出了兩本新刊,
一是燒沒完的犬狼、一是剛開始燒的ACCA,
各樣的無法取捨與放棄,只好都出了(根本不對),
累的半死進完稿根本是痛哭(倒),
然後還有無料(等等)


封面(小)

Harry Potter犬狼全小說本--

<世界之王>

神速的出現的第三本犬狼,
這本構想在上一本寫完就出現了,
也因此相當順利還很稀奇的提早完成ˇˇ


○A5/ 100P(約二萬五千字) / 定價150元

○CWT46首賣

攤位名稱:博物陳列室

攤位號碼:二日/U62




○收錄 /

●可觸碰的光、與不可觸碰的黑暗

那終究是他再怎麼樣的想要甩開,都無法抹去的......和自己有些相似。


13歲還算不上戀愛的戀愛。


試閱請至:

(上)

http://blog.roodo.com/museum4125/archives/61371765.html

(下)

http://blog.roodo.com/museum4125/archives/61430627.html

●世界之王

那是連痛苦都會感到快樂,就是世界之王也無法比擬的時光。

──那時,他們就是世界之王,而他則是他的世界之王。


其實就是情侶吵架和好八點檔。

試閱請至:

(一)

http://blog.roodo.com/museum4125/archives/61634437.html

(二)

http://blog.roodo.com/museum4125/archives/61658222.html

(三)

http://blog.roodo.com/museum4125/archives/60483850.html

(四)

http://blog.roodo.com/museum4125/archives/61781481.html




●關於幸福的片刻I-(全新未發文)

要求交往的是自己、接吻的也是自己,做愛也是,雷木思幾乎不會拒絕,
但雷木思從未曾主動向他求歡──雷木思不會拒絕他但也不會要求他。



<世界之王>番外,因為寫莉莉寫得太開心出現的一篇,
在那十二年到來前最後的時光。

他們毫無疑義的愛著對方,卻不了解對方的愛,雷木思的不安是看的見的,
雖然天狼星沒有注意到,而天狼星的不安是連他自己都沒有發現,
天狼星用擁抱而雷木思以溫柔掩蓋著,然而他們的幸福並沒有任何虛假。


●共度月圓的美好方式-(全新未發文)

「天狼星我會破壞這裏!」看著翻倒在地的魔藥在滲入地毯前冒起了一絲淡煙,
雷木思的聲音是山雨欲來的冷然。

「你知道那是我最希望的事。」天狼星相當愉快的笑了,是他回到恨不得逃離的老家以來的第一次。
「啊是不是該到家族掛毯前去啊?狼人的力量不知能不能扯掉它?」

「我會破壞這裏......」雷木思重覆了一次,「還會弄傷你。」嘆了口氣。

「我比你更清楚月影是什麼樣子。」天狼星挑了挑眉。




<世界之王>續篇,兩人在古里某街一起生活時度過的月圓狂歡(?)




●關於幸福的片刻II-(全新未發文)


明明天狼星不怎麼吃甜食,還真不知為何會搭配出那麼巧妙又特別美味的蛋糕,
而當他感嘆的對詹姆說出這個困惑時,詹姆還掩著耳朵大叫,
『這是在炫耀吧?雷木思是真不知道還是裝傻?』讓他不大高興,
後來對莉莉說起,莉莉也表情古怪的說,
『原來雷木思有時真的少根筋。』
然後這對將要成為夫婦的人就再也沒對他做出任何解釋......



總之,這是個天狼星式求婚(?)的故事。


視線彼方封面(小)

ACCA13區監察課尼吉全小說本--

<視線彼方>

○A5/ 48P(約一萬字) / 定價100元

○CWT46首賣

攤位名稱:博物陳列室

攤位號碼:二日/U62


○收錄 /

分別從吉恩和尼諾兩人視角、兩篇分開但連續的短篇組成,
對吉恩來說他視線的彼方是尼諾、他的惡友,
對尼諾來說,他視線的彼方是吉恩、他的國王,
再穿插兩篇小小的後日談。


●我的惡友

從視線的彼方來到身旁──無可取代的,是我的惡友。


●我的國王

從視線的彼方直至擁入懷中──無可比擬的,是我的國王。

皆為全新未發文。


試閱:


「所以,你要我和蘿塔結婚是真心的嗎?」將吉恩的酒杯注滿,尼諾若無其事般問著。

「所以,你這次灌我酒是為了這個嗎?」有時候尼諾會在意一些小事,吉恩手撐著頭想著,這算是多年職業病嗎?「只是覺得那樣或許還不錯。」如果以蘿塔結婚要入贅的條件來說,要住在一起還是個能和自己相處的人比較好吧?

那麼只有尼諾而已,除了蘿塔之外還想一起生活的人。

「我只是要提醒你,我和蘿塔的年齡差是犯罪。」尼諾盡力讓自己的聲音聽起來客觀。

「要是這麼說的話,那時候和我也是犯罪......」雖然算是自己主動的,吉恩朦朧的瞇眼笑了,但也難怪當時尼諾那麼的熟練,畢竟大了自己十歲嘛,那時的尼諾已經是大人了。

他愉快的湊近了尼諾,讓尼諾攬住了他的腰,尼諾似乎有些無奈的親了親吉恩,稍稍抱怨般說著,「什麼時候有這個習慣啊?以後不就不能在外面喝酒了嗎?」幸好今天是在奧塔斯家喝,而且蘿塔不在。

「你就不能再灌醉我了。」靠著尼諾半睡半矇矓的吉恩稿不清楚自己有沒有說出來,但那也不重要,啊尼諾身上還真是都沒什麼酒味,到底是喝不醉還是都沒喝啊?吉恩難得的在意了一下,又因為尼諾的撫觸太舒服而將之拋去。

「你可以直接問。」快睡著的時候,吉恩想到該說一下。

「嗯?」頭靠著著吉恩,尼諾一時不理解吉恩所指為何。

「不管是什麼都直接問就好了,不用灌醉我了。」吉恩慵懶的說著,雖然喝醉被送回家也是種惡友的情趣,「除非你有其他的計劃。」

「其他的計畫還是不要喝醉比較好吧?」雖然這樣的吉恩很可愛,尼諾笑了出來,吻了吻懷裏那個不曉得是說夢話還是什麼的他的王子。


緋夜
Posted by緋夜

Comments 0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