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_08
10
(Fri)17:33

CWT49新刊

封面(小)


活動前一天才發XD!
不過宣傳發這邊應該也沒什麼人看所以也還好吧b

沒想到第二本刀劍本仍然不是源氏兄弟,
......也就算了,竟然是小狐三日,
真是意外中的意外,只能說世事永遠能更難料,
雖然下一本有構想,還是先不要說是什麼吧XDbb

這是寫完鶴一期的此花將再開後想到的一個想法,
與其說是小狐三日不如說因為想寫這個構想,所以必需是三日月,
所以就是小狐三日了,但是此花將再開延伸,所以是鶴一期前提......
不過沒看過此花將再開也沒有影響。

總之這是個老頭碎碎念的故事,
然後三日月有夠難寫整人ORZ

刀劍亂舞小狐三日全小說本--

<無形之物>


○A5/ 62P(約一萬五千字) / 定價120元

○CWT49首賣

攤位名稱:博物陳列室

攤位號碼:二日/L26




○收錄 /
●無形之物

有形之物終將消逝,而無形之物呢?

三日月中心,鶴一期前提的小狐三日,
有很多的鶴丸不過沒什麼鶴一期描述,但也沒有修羅場,
或是說有但老頭們講話實在轉太多彎所以還好(?)
是小狐三日但礙於(?)三日月中心,大概沒有很甜。

畢竟講了夫妻刀所以含歷史要素,
沒有很嚴謹請不要太過考據XDbbbb


試閱:

(一)存在而又不存在的事物※節錄※

他應當沒有見過他的,卻在看見他的一瞬便能呼喚出名字來,
就好像顯現之時,他在審神者跟前自然而然的自我介紹一般。

言語本身便是一種咒。

是拘束。

原來如此......三日月宗近想著,然而刀劍向來使役於人手,
雖然現在模式不同,但原則顯然不變,他笑了一笑,倒也不怎麼抗拒。

但這還真是超出自己的想像,三日月不禁又動了一動
,這身衣服成為實體重量還真是不輕呢,他覺得肩膀都要痠痛起來,
雖然說這身體擬真程度驚人,但還真沒想到連〝家人〞都準備了,
難怪鶴丸會說出〝人生〞這種話來。

又複述了一次似是熟悉又陌生的音節,「小狐丸。」
三日月抬頭看著端坐在身前較自己高大,
雪白色的長髮垂落到榻榻米上的太刀微微一笑。

傳說中三条宗近與狐仙合作鍛造出來的刀。

在所謂三条的居處,三日月不意外的見到了石切丸,
雖然與自己記憶中有些出入,但確實是三条的刀,
然而另外三振並不是未曾顯形的兄弟,
而是存在於傳說之中傳言是三条所打造的刀──應當不存在實體。

在紅色眼眸的短刀撲來抓住自己的衣袖時,
三日月怔了一下隨即恢復如常,露出了完美的微笑,
眼角瞄到了鶴丸在一旁大概是因為沒見到他驚訝的神情而流露出一絲可惜的樣子。

還真是沒有想到,他本以為這裏的主人或者有能力喚出未成為付喪神的刀劍,
畢竟也是有因為術者而成形的例子,然而沒想到成形的卻是傳說,
傳說宗近奉納給鞍馬山,之後被歷史上極有名的人物源義經所持有、甚至是自刃的刀,
而跟在他身旁的高大薙刀,想必是傳說中弁慶的薙刀了,
召喚出這樣的刀,要守護的究竟是什麼樣的歷史呢?


「沒有辦法接受嗎?」

沉穩的聲音將三日月由自身思緒中抽回,他的視線重新聚焦在眼前的太刀身上,
「原來你是這個樣子。」他沒有回答小狐丸發問。

流轉於不同主人身邊時,三日月曾見過小鍛冶,
他頗為喜歡狐狸與宗近相槌的部分,
還曾經想過這若真是他兄弟會是什麼樣子呢?

「是哥哥?還是弟弟呢?」三日月抬起頭,對上了那細長的,
似乎與狐狸有些相似的紅眼。

「都可以。」小狐丸咧嘴一笑,露出了獠牙,卻極為溫柔的摸了摸三日月的頭。

「所以我該稱呼兄長嗎?」三日月側頭避過。

小狐丸對三日月的反應不甚在意,「倒也不用,三日月閣下不那麼覺得吧?」
他低低的笑了笑,「不過才剛顯現的你需要照顧,我們得相處一陣子。」

所以這是被丟了照顧麻煩的工作嗎?「那就叫小狐吧。」三日月眨了一下眼,快速說道。

「我可不小呢?」雖是這麼說,小狐丸卻也沒有抗拒,倒是一付有趣的樣子。

這可不就是擺出兄長的款來嗎?但自己對一切都不熟悉,
而小狐丸顯然比自己早顯現許多,這麼想著,三日月覺得身上的衣服似乎又沉重了一些,明明一樣是三

条派,為何只有自己的服裝如此沉重?要同刀派也應該做像一點吧?

「我這是內番服,比正裝輕便許多,方便處理內務工作。」彷彿看透三日月的想法,
小狐丸適時的說著並站起身,有禮的向三日月伸出了手,
「累了吧?先換上內番服好了。」

看著三日月自然而然的將手搭上來,小狐丸似乎有些意外的挑了挑眉。

「不是要照顧我嗎?就勞煩你了。」三日月扶著小狐丸的手站了起來,安然笑著。

「那就來幫你換上吧。」小狐丸瞇眼笑了出來。


(二)人生經常毫無道理,因此也連累的它們一起荒謬※節錄※


「老頭小心一點!」隨著聲音,一把大力將扯了三日月一下,令他幾乎站不穩。

三日月直覺反應揮刀斬去了逼近眼前的溯行軍短刀,
在陰森的骷髏碎成粉末時才醒了過來,回過神就看見鶴丸燦金的眸子隱浮著擔心的神色。

鶴丸身形纖細,手上勁道卻不小,他將三日月拉到一旁,將逼近的一柄敵刀斬去,
動作迅捷流暢,身上金色的鎖鏈映照著坑道的火光亮了一亮。

「是繞的暈了嗎?」見三日月沒有什麼反應,鶴丸鬆開了手又說了一句。

或許是大坂城地下陰暗彎曲的通道和有些無聊的戰鬥讓他昏昏欲睡而想到以前的事,
以此處敵軍的實力來看,審神者編排的戰力實在太安全了,
但縱然是想到過去的事,卻也太過鮮明了,彷彿被拉到哪裡去一樣。

總覺得有些不對,三日月心下微覺有異,
卻無視鶴丸眼中的詢問之色笑著說了,「沒想到鶴這麼關心我。」

「這種陣容還有大太刀竟然還讓五花太刀折在這,
我這隊長可沒面目去向主人說明原因。」鶴丸說著,
「阿,見主人之前大概會先被長谷部痛罵一頓。」鶴丸盯著三日月,
「總之,接下來是九十九層了,保證是硬仗,別再擺出那個無聊的樣子。」

果然無法完全瞞過鶴丸,但他似乎也不是很確定,三日月並非有意要隱瞞,
只是在還沒有釐清的狀況下他決定先靜觀其變,
況且鶴丸應該不大想聽到自己和一期一振在大坂城相處的過去吧。

「有這麼無聊嗎?」

三日月一回頭,見小狐丸還刀入鞘來到自己身邊,語氣輕鬆卻沒有半點笑意。

「有點呢。」三日月幾乎要將剛剛的經歷脫口而出,卻終究只是笑著揭過,
卻不自覺的放鬆了下來。

小狐丸看了三日月一會,似乎想說什麼卻只是輕描淡寫的問了,
「這是你熟悉的地方嗎?」

小狐丸的話提醒了三日月,「不是......」他尋思著,
與其他回到過去的戰場相較,此處雖然冠著大坂城的名稱卻並不是大坂城的樣子,
或者也可能不是他記憶中的模樣,但現在也非要阻止溯行軍改變歷史,而是要尋找什麼。

「這裏是個幻境。」小狐丸用只有三日月聽的見的音量低聲說著,
「這麼繞來繞去,似乎是要召喚什麼。」

是什麼呢?三日月的視線不自覺落到了走在前方的一期一振身上,
「小狐之前不是來過嗎?」一期一振不記得大坂城的事,應該不會影響到他。

「之前都是在淺層,這是第一次到深層來,
還是這種編制......想來主人應該是有所考量。」

我們不能知道的考量啊......三日月忽然發現一期一振轉過頭來,與他對上了視線,
深金色的眼眸交雜著熟悉又陌生的感覺,他心頭一跳。




「三日月閣下......」紛飛的櫻花之中,那薄淺蔥色的髮色被襯的炫目,
三日月握上了向自己伸出來的手,淺淺的吻了一吻,雖然隔著手套,
仍然能夠感受到相似於人類的溫熱。

一期一振的現形完全是因為這一位持主的繁華,而今的繁華是三日月歷來所見之最,
雖然他曾有持主號稱掌握天下,卻未有如此的意興風發,
因而一期一振深受持主影響,極為接近人類──也可能就是比較年輕?
三日月笑了,他曾以為自己並不喜歡人類。

然而現下應該就是這繁華的頂點了,沒有什麼是能長久存在的,
他這一回的持主雖是女子之身上不了戰場,然而始終在這繁華中占有一席之地,
在其身邊往來的人、與其所談論之事更是直指核心,
有時三日月甚至會錯覺那女子過於透徹的眼眸是看的見自己的。

大概,就要到最後了......三日月陌生的查覺到自己浮現了哀傷與遺憾的酸楚,
這是在過往的歲月中未曾有過的心緒,是因為太接近人類所以才會有這樣嗎?
若是如此,「......吉光」他貼上了靠近自己的太刀,
初現形就與人類如此接近的一期一振能夠接受嗎?

「今天的三日月閣下有些不一樣?是有什麼好事嗎?」依偎在身旁的氣息帶著笑,
「我以為三日月閣下對這樣的筵席沒什麼興趣?」

「櫻花太美了,不枉我偷偷跟來。」三日月以袖掩嘴,他永遠不會忘記此刻。

一期一振薄淺蔥色的髮色淹沒於櫻花紛飛之中。



「一期一振不見了!」隨著壓抑著的低呼聲,三日月醒起自己正置身於陰暗的坑道之中。

就著微弱的火光,鶴丸一身白晃晃加上金鍊子仍然顯眼,
薄金色的眼眸是少見的凝肅,沒有半點慌亂。


«  主頁  »
  同安樂

C.O.M.M.E.N.T

發表留言

秘密留言

引用